五艘美国向中国运送高粱的船掉头了

2018-04-22 16:47:12 青岛永和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 8

在特朗普频繁对华贸易发难后,中国也给予一些比较有节制的、有控制的反击。不过,一场局部的“贸易战”看似已经展开。


据路透社的报道,贸易消息和路透对出口与船运数据的分析显示,在中国向进口的美国高粱征收高额保证金后,几艘从美国向中国运送高粱的船只已经改变航向。


根据美国农业部(USDA)联邦谷物检验署的出口检验数据,有20艘共装有逾120万吨美国高粱的船只正在海上航行,价值超过2.16亿美元。路透船运数据显示,在中国周二宣布向美国高粱征收进口保证金举措后的数小时之内,这些船只中就有至少五艘改变了航向。


这五艘船在美国德州墨西哥湾沿岸的港口进行装船时,目的地都是中国。但它们将须根据装运高粱的价值缴纳高额保证金,这可能令交货变得无利可图。


目前还不清楚这些船驶往哪里。


中国商务部本周二宣布,对原产于美国的进口高粱实施临时反倾销措施,按178.6%征收保证金。商务部表示,中国对高粱的调查与贸易战无关,属于个案。不过,美国方面认为此举是政治决定。


贸易商称,保证金高得足以中断自美国进口高粱。


高粱在中国是一种主要用于饲料的谷物,也被用来酿造白酒。美国谷物协会的数据显示,美国出口高粱的四分之三以上卖给了中国。


中国海关数据显示,美国在2017年向中国出口了约480万吨高粱,价值约10亿美元,几乎是中国去年粮食进口的全部。


在昨晚,美国财政部官员透露,美国政府考虑动用紧急法来针对中国后。中国再度发起了反制措施。


中国商务部周五的公告称,调查机关裁定,在原审调查期内,原产于美国、加拿大和巴西进口浆粕的倾销行为导致中国国内浆粕产业受到实质损害,倾销与实质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继续实施反倾销措施。


目前,中美之间的较量还在继续。中美贸易争端结局如何,一位诺奖获得者看透了一切。下面推荐一篇文章,是他在这个问题上的看法: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家约瑟夫·斯蒂格利茨表示,只要特朗普总统认识不到中国发展自己经济的权利,美国和中国之间就不太可能缔结有意义的贸易协议。


斯蒂格利茨表示,虽然可能会签署一个顾全脸面的协议,让特朗普可以宣告就降低美国贸易逆差采取强硬立场获得胜利,但是要签署一个持久有效的协议目前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


他周二在纽约办公室接受了采访,以下是采访节录。


问:你怎么看待中美之间的贸易冲突?


斯蒂格利茨:现在是小型冲突。中国的反应很克制,不想升级。不能对校园欺凌让步,这种观点很坚定。我不认为中国会有其他选择。


问:中国和美国能够达成持久性的贸易协议吗?


斯蒂格利茨:存在根本性的问题,几乎不可能达成有真实意义的协议。可能会达成顾全脸面的协议,但是那化解不了贸易紧张状况。美国拒绝承认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不同的国家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这是成立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基础所在。成立之初我就参与其中且很了解情况。你如果不承认它们发展的权利,那么就不会有发展中国家加入WTO。这是一项基本权利,它们不会放弃。我们将中国视为大国,并拒绝承认它发展的权利。


问:怎么看待美国担忧“中国制造2025”战略?


斯蒂格利茨:他们当然会有一个发展战略。哪个负责任的发展中国家没有一个战略呢?每一位发展经济学家都认为,政府在培育发展当中发挥作用,是发展的重要内容。如果不去推动发展,那反而是玩忽职守。


问:中国在对待外国投资时是否按规则行事呢?


斯蒂格利茨:特朗普似乎没有认识到世贸组织是一个贸易协议,而不是投资协议。当你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时,投资进来的时候,你会说“我希望进来的投资成为我发展战略的一部分”。大多数成功的国家都是这样做的。这没有什么不公平。你应该想到一个负责任的发展中经济体就会这么做。所以我们并没有一个投资协议可以据之认为中国不按规则办事。


问:那批评中国是错误的啦?


斯蒂格利茨:根本没有投资协议。对于强制转让知识产权,中国的观点是这样的:“我们曾告诉过这些公司我们想要合资企业,合资企业一部分会帮助我们发展,一部分会转移知识产权和技术。这些条款我们都是摆明了的。没有人强迫你进来。而你进来了。这对我们来说并不违反WTO规则。也许你应该尝试在WTO谈判,但你没有那么做”。


问:是否存在长期贸易争端的风险?


斯蒂格利茨:在不同经济体系之间进行自由贸易意味着什么,对这个问题的观念已经到了紧要关头。我们已经学会了如何与欧洲共存,那是一个略微不同的体系。我们需要尊重不同的规范和观点。如果想说“我的世界观就是对的”,并不能解决问题。


问:特朗普是否会最终加入TPP-11?


斯蒂格利茨:这有点像一群孩子在校园里聚在一起,他被排除在外,他就说“也许我需要成为其中一员”。也许有人向他解释说,TPP的设计就是针对中国人的,我们需要更多工具来对付中国人。对我们而言重回TPP会有问题。


问:你对全球增长的展望是什么?


斯蒂格利茨:如果没有美国的极力财政刺激,那么总体情况是,我们会处于弱势复苏阶段。危机已经过去,但我们也不会狂奔。这是一种短期刺激,并不意味着全球经济基础扎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