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

人民币火箭发射!今年大概率保持升值态势,年底对美元或升值至6.5!

2019-01-18 05:35:15 青岛永和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 3

2019年以来,国内流动性边际宽松。央行全面降准带动银行资金压力缓解,实际利率明显下行。但另一方面,人民币汇率却节节攀升。


始于2018年11月中旬的人民币升值趋势持续至今,原因何在?笔者认为,美元走弱、外贸不确定因素以及国内政策面出现积极变化是人民币由贬转升的关键。2019年人民币走势将与2018年的整体贬值态势有别,大概率会保持升值,年底人民币对美元或升值至6.5。


政策发力助人民币企稳

尽管当前国内经济仍在下滑,但外贸不确定因素的缓释、宏观调控政策发力也使得市场恐慌情绪有所消退。在预期趋稳的背景下,人民币走出了一轮升值态势。

可以看到,面对经济的下行压力,中国宏观逆周期调节工具加速出台,开年后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明显发力,预示着政策底的出现,有助于缓解经济下行压力。例如,货币政策方面,与去年稳健中性的表态相比,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取消了“中性”的表述,而结合早前TMLF定向降息、央行降准、支持小微企业与民营企业融资等情况来看,货币政策微调态势十分明显。

1月4日,央行开年后即全面降准1个百分点,彰显稳定实体经济的决心,接下来的降准力度或超出以往,预计2019年仍有2-3次降准,银行资金压力会得到大大的缓解,进而引导资金利率下行,起到降息的效果。

积极财政政策也明显加大力度。1月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针对小微企业推出普惠性减税措施,三年内减税6000亿元。此次针对小微企业的减税政策是今年加大减税降费举措力度的重要一环。从时点来看,此次减税落地时点早于一般预期的两会前后。在2019年开年便迅速推出政策“大礼包”,反映了经济下行阶段,逆周期经济政策会明显加强的趋势。

当然,在积极财政政策方面,一直以来,基建与减税被予以要义。近期除减税外,铁路、地铁、水利、工业互联网等基建项目的推进也明显加快。然而,考虑到2018年11月财政收入下降5.4%,未来财政空间将受到制约。基建的作用应该重在托底经济,考虑到目前某些“短板”项目经过几轮基建潮后可能已不再“短”,继续加大投入或将拉低边际效益,且面临政府债务负担约束,未来基建投资应该注重节奏,结合需要,而非大干快上

相对而言,减税是积极财政的重点。以减税来帮助资金更好地流入居民和企业部门,能够更加直接地增加居民可支配收入,增强企业的再投资能力,促进消费和有效投资的增长,既能做到切实藏富于民,也对经济产生明显的拉动作用。

2018年全年减税达到1.3万亿元,预计2019年的减税力度将有增无减,有望达到1.5万亿-2万亿元。从减税方向来看,除支持小微企业外,继续推动个税改革并落实个税抵扣、加大力度落实增值税、企业所得税减税、降低进口综合税负等都将成为重点除此之外,加大国企分红以补充社保、进一步降低社保费率也很可能发生


综上所述,近一段时间人民币出现的升值态势并非昙花一现。展望2019年,预计美元在美国经济增速放缓、美联储加息偏鸽派的背景下,大概率会结束强势周期。中国经济在外贸不确定因素缓释的背景下,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双重保驾护航给经济将带来转机。

预计2019年人民币走势将与2018年的整体贬值态势有别,大概率会保持升值,年底人民币对美元或升值至6.5。未来更多减税措施的落地、经济结构性问题得到改善,有助于稳定人民币汇率。








美元贬值促人民币走强

最近一段时间,美元出现震荡下行态势,成为人民币企稳回升的重要因素。自2018年11月12日美元指数触达97.69以后,出现回落态势,截至1月14日已回落至95.6,下跌超过2%。展望2019年,美元仍将整体呈现贬值态势,支持人民币保持升值态势

回顾2018年,美元指数曾在4月到11月中旬出现持续走高的态势,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美国税改带来的短期利好,使得居民现金收入增加,企业盈利改善,提振美国经济;二是美联储的持续加息。然而,预计2019年支持美元强势的这两点基础都将动摇。

经济增长方面,当前美国经济已出现见顶回落的态势。例如,2018年美国经济数据逐季回落,二季度的4.2%是高点,三、四季度分别下滑至3.5%、1.3%。与此同时,美国ISM制造业指数作为经济领先指标也已经出现下滑态势,11月为59.3,12月下降到54.1,创下了2008年10月金融危机以来最大降幅和特朗普当选总统后的最低。美联储传递出对2019年经济降温的预期。2018年12月美联储议息会议的会后声明中,美联储将2018年、2019年GDP的增速分别下调至3%和2.3%。

影响2019年美国经济表现的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因素:

1、首先主要与减少所得税红利带来的企业盈利改善、低失业率和居民薪酬上涨拉动消费支出增加密切相关。2019年不会重复减税,此外刺激过后还有一些后遗症。伴随着美国税改红利的消退,美国经济增长可能会放缓。

2、美国经济中的结构性问题未得到改善,也预示着美国经济强劲势头或难以持续。当前美国失业率已经接近新低,与此同时,美国基础设施较差制约了企业投资。虽然前期美国个人消费强势带动经济增长,但制造业占GDP的比重却持续下滑。

3、美国国内政治形势对经济复苏形成掣肘。因两党就边境修墙计划的拨款问题未达成一致,美国政府已于2018年12月22日正式部分关门,预计今后特朗普政策推行将遇到更大的阻碍。2019年两党博弈加剧,将导致美国经济政策不确定性增加,特朗普基建政策的推行也将遭到更大的阻力和掣肘。


当然,除了经济上的不确定性,美联储加息趋缓也将支持美元走弱。可以看到,自2015年美联储缩表以来,美联储已经加息9次,其中仅2018年就加息4次。

然而,近期在特朗普的不断施压和美国经济基本面放缓的作用下,美联储表态开始转向鸽派。例如,当前美联储货币政策委员会中至少有7位成员呼吁谨慎加息,其中4位有2019年投票权。而此前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发表鸽派谈话表示美国经济会持续稳步增长,失业率低,通胀接近2%,利率“略低于”中性区间,并多次强调美联储在决定未来是否进一步升息时能够保持耐心。

因此,伴随着加息进程减慢以及美国减税、基建对赤字率的推升,预计2019年美元大概率会呈现贬值趋势,支持人民币企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