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

达飞收购赫伯罗特传闻愈演愈烈,赫伯罗特这么说!

2019-02-27 12:55:19 青岛永和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 19

就在中远海控收购东方海外接近完成之时,即将要被中远海控夺去全球班轮公司探花之位的达飞轮船坐不住了,这次它们将眼光瞄上了赫伯罗特。7月10日,赫伯罗特在汉堡举行了年度股东大会。占据赫伯罗特21.4%股权的大股东Klaus MichaelKuehne(德迅集团的老板)在股东大会上证实了这个消息。

 

显然,赫伯罗特的运力规模目前排名全球第5,显然,若能与达飞轮船以某种形式合并,就将轻松超越马士基航运,成为新的全球霸主。


但Klaus Michael Kuehne拒绝了法国人的方案,称“赫伯罗特宁愿收购达飞轮船”。

 

2008年,Klaus Michael Kuehne开始以“白衣骑士”的身份投资赫伯罗特,从赫伯罗特母公司途易(TUI))手中购买股票,以支持赫伯罗特在汉堡的基地,并击退竞争对手东方海皇的潜在收购(东方海皇2016年被达飞轮船收购)。

 

在接受德国NDR电台采访时,Klaus Michael Kuehne补充说:“我并不担心。达飞轮船与我接触并多次尝试收购谈判,但我们发现这个提议毫无意义。我们不想接受。”


与此同时,在股东周年大会上,赫伯罗特首席执行官Rolf Habben Jensen告知股东,市场环境仍然“充满挑战”。6月29日,赫伯罗特发布盈利预警,其股票大幅下跌。赫伯罗特预测其2018年的息税前利润(EBIT)在2亿—4.5亿欧元之间,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在9亿—11.5亿欧元之间。而此前赫伯罗特对其EBIT的预期是“在2017年的4亿欧元基础上明显增加”。

 

Rolf Habben Jensen表示:“今年上半年,由于船舶交付量的增加导致运费受到压力。随着燃料成本和船舶租金的上涨,赫伯罗特在成本方面面临着短期压力,而这种压力很难通过运费上涨得到覆盖。”

 

Rolf Habben Jensen还表示,赫伯罗特需要确保有竞争力的成本结构,并变得更加高效,确定关键领域的“短期措施”将在成本方面提供一些缓解。这些措施包括优化航线网络、统一管理采购成本和审查终端合同。考虑到涉及的大笔资金,其中小比例的资金节省就可能对盈利产生重大影响。赫伯罗特还将利用数字化带来的机遇,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和新的数字产品。

 

关于即将到来的2020年国际海事组织0.5%硫限制规定,包括地中海航运、现代商船和长荣海运在内的几家班轮同行选择在新船上使用洗涤器,有些则在现有船舶上改装废气清洁系统。

 

Rolf Habben Jensen表示,赫伯罗特正致力于“实用解决方案”,他认为这可能意味着2020年后,赫伯罗特的运营船队可能采用安装洗涤器、使用LNG动力和使用低硫燃油三种组合方案。据悉,赫伯罗特正在评估其未来海洋燃料战略的“所有可用选择”,并且正在进行三个试点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