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

大量船只在新加坡被扣留!陷入疫情索赔!

2020-03-29 02:16:02 青岛永和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 0

根据新加坡最高法院的网站记录显示:▼▼▼

  • 3月6日,一艘悬挂利比里亚船旗的干散货船在新加坡被扣,根据新加坡最高法院网站上的一信息,这艘干散货船Dias于当日下午1点被扣留在新加坡东加油锚地。扣船的原因涉及货物和服务付款的争议。该货船所属的航运公司是Legal Solutions LLC。

  • 3月20日,一艘名为“Andronikos”的油轮,连同另外5艘船在新加坡被扣留,均涉及租船款项纠纷。

  • 3月23日,一艘苏伊士型原油油轮,在新加坡的东加油锚地被扣留,该船由希腊航运公司经营。扣船的原因,也与货物和服务付款方面的争议有关。

  • 3月23日,一艘Cido Shipping VLCC在新加坡被扣留,因为与法国银行业集团Natixis之间存在6,500万美元的货运索赔纠纷。

  • 3月24日,瑞士航运公司经营的一艘名为“Sam Jaguar”的货船在港口被扣留,扣船的原因依然与货物和服务的付款纠纷有关。

    ......


新加坡最高法院的网站还记录了早些时候被扣留的多艘船只。


自1月份新冠疫情爆发以来,货运需求大幅缩减,航运公司纷纷削减航线,航运业濒临崩溃边缘。此外,受疫情影响,一些国家和港口的封闭管制措施,大大增加了航运公司合同违约的风险,由此引起的索赔逐步增多。而当前,不少船公司面临财务危机,这更加增加了扣船的风险。所以在此期间,船东尤其要注意一些可能因疫情引发的扣船风险。
船员索赔 

在疫情期间,船员在船航行,受新冠病毒感染的风险很大,船东面临因对船员安全的责任义务履行不到位而受到索赔的风险大大增加。此外,船东可能还需要向受影响的船员支付更高的工资、医疗费用和可能更昂贵的遣返费用,否则就有可能因为未能支付船员工资而面临被起诉甚至检控的风险。 

货物索赔

受各国新冠疫情管控措施的影响,通常的航运路线往往被取消或变更,这使得船东面临承运合同违约的风险。而且在当前形势下,各港口都加大了检疫力度,甚至拒绝船舶靠港,集装箱要么滞留在船上,要么需要转运至其他地点卸载,要么可能滞留在各个港口和码头,这些都会造成货物延迟卸货,或者会产生转运费,船东面临的港口储存、滞期和滞留费用大幅度增加,带来很大的财务压力。


另外,严重的延误会增加船东面对货主针对货物价值损失和/或货物损坏提出索赔的风险。

旅客索偿
新冠疫情对人员密集的邮轮旅游业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冲击,邮轮和客运业必须采取额外的措施来确保乘客和船员的安全,这意味着船舶必须配备船上医疗设施,并且在船上配备医疗专业人员进行全天候服务,这些措施会给船东带来更高的运营成本。但一旦因措施投放不到位有乘客在船上感染新冠病毒,就很有可能会向船东提起人身伤害索偿。 


从新加坡近期的扣船情况来看,似乎受疫情影响下的航运索赔纠纷正在趋多,船东们要尽可能地做好应对措施和准备。


新加坡从3月23日23时59分起“封国”


从23日23时59分开始,禁止所有外国人入境或过境新加坡。此外,持有长期居留许可证件者中,只有从事医护、运输业的人士允许入境。疫情期间持有工作准证的马来西亚人可以在住宿有保证的前提下返回新加坡继续工作。新马之间货物运输不受限制。他表示,那些从明晚起选择离开新加坡的工作准证持有者,未来有可能无法返回新加坡。


截止3月27日22时的统计,过去24小时,新加坡新增76例确诊病例,创单日新增纪录,累计确诊已达732例。值得关注的是,受疫情影响,近期一艘从新加坡驶往印度尼西亚的油轮,被禁止靠港卸货。


一新加坡油轮被禁止停靠印尼港口

据外媒报道,这艘名为“HARAPAN BARU”的油轮,从新加坡起航,目的地是印度尼西亚苏拉威西的帕雷帕雷港(Pare Pare Sulawesi)。但该轮自3月10日抵达印度尼西亚加里曼丹州萨马拉达的阿特拉斯岛(Pulau Atlas, Samarinda, Kalimantan)后,就被要求抛锚等待,无法卸货


原因是目的港人士强烈抗议称,该轮来自新加坡,那里疫情严重,船舶和货物可能受到污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