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ean Alliance”五家航运巨头离弃Port Klang,转投新加坡。昔日中转大港到底怎么了?

2017-09-25 09:22:49 yonghehuoyun 6

马来西亚媒体报道,今年4月,五家大型国际航运公司离弃马来西亚巴生港(Port Klang)转而前来新加坡。这其实是集装箱运输业务,为了拯救因国际经济放缓而造成惨淡生意,所做出的一次业内更动。而间中,还有许多其他的理由。


据《马来邮报在线》报道,这五家航运公司组成海洋联盟” Ocean Alliance),将业务从马来西亚港口转向新加坡,代表着马来西亚巴生港将损失超过三分之一的收入,或价值200万令吉(约64万新元)、原本将经由该港口运到其他国家的载货集装箱。


在船务业中,货物通过中途港重新装卸再转运往全球上其它大小港口的过程,被称为转船运输(Transhipment),也是现今马来西亚巴生港近三成的收入来源;而转船运输的数量也分别占了巴生港两大码头西港(Westports)和北港(Northports)总收入的40%20%


至于为什么这些船务公司会在马来西亚营运多年,有些甚至已运营了近十年后,弃马来西亚最首要港口而去呢?


对此,马来西亚船运协会主席Ooi Lean Hin接受《马来邮报在线》采访时分析,除了航运巨头转场之外,巴生港表现不佳还有其他因素。


新加坡地理位置占优势


首先是就地理位置而言,巴生港比较起新加坡港占下风。由于全球贸易放缓,为了生存,不少船务公司不得不实施一系列大规模的成本缩减方案。因此,新加坡港位于马六甲海峡最具战略性的中心位置,便成了强大的优势。


尽管巴生港同样位于马六甲海峡,费用甚至相较新加坡更加便宜,但还是不及新加坡在地理位置方面占的优势。这一优势为本区域集散运输船(feeder ship)到大船停泊的新加坡港口运载货物提供了方便。事实上,这让他们比起在巴生港少航行整整600公里。


马来西亚船运协会主席Ooi Lean Hin 说:我们就是输在这一点,因为即便新加坡的收费(由于汇率的关系比起巴生港)较高,但在集散运输船的角度,你不需要航行更远的距离。


一些马来西亚港口为了与新加坡抗衡,降低了对船务公司的收费,但新加坡港务集团(PSA)也在去年为应对转运吞吐量的下降,将收费调低了10%


此外的另一个原因,与其他城市港口的发展相关。随着本区域其他主要城市,如雅加达和胡志明市等小型港口设备愈加先进,大型船只现在更无需先绕道新加坡或马来西亚,可以直接在当地停靠。虽然新加坡也受影响,但巴生港受到的影响更大,因为一般情况下,船运业者还是会首选处于更具战略位置、更可靠和更有名声的港口进行卸载中转。

  

新加坡港口物流设备较先进


再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新加坡港的物流设备比巴生港先进。众所周知,新加坡港目前是全世界第二大的集装箱港口,仅次于上海。根据世界航运公会,单在2015年,就处理多达3090万个标准箱,比起马来西亚两个最大的港口相加的标准箱数量还多。而且新加坡港口连接全球600个港口,每年有超过13万艘船只经过。等到新大士港口建成后,每年可处理多达6500万个标准箱,是现在港口吞吐量的两倍。但新加坡政府在购入最先进的设备器材技术方面毫不手软,为的就是确保新加坡港口营运走在尖端水平。


报道引述一本船务科技的杂志表示,马来西亚政府并非没有为巴生港的自动化投入投资,来提升其竞争力,但是和新加坡相比,依然有差距。


活跃的企业市场


此外报道也指出,本地企业的活跃发展也是促使海洋联盟离开马来西亚,前往新加坡的重要原因之一。


海洋联盟由全球第三大船运公司达飞轮船(CMA CGM)领军。同时也是法国最大的船务公司的达飞轮船,去年购入了新加坡最主要的船运公司,当时全球第七大船运公司——美国总统轮船公司(APL)。


因为马来西亚长荣海运公司(Evergreen Line (Malaysia))加入了海洋联盟,同时也是长荣海运副主席的Ooi Lean Hin表示:可以设想,当他们购入海皇轮船(NOL)及淡马锡集团旗下的美国总统轮船公司时有一个条件,那就是,维持美国总统轮船公司在新加坡的运输量。


未来走向


Ooi Lean Hin表示,巴生港如今只能退居马国第二大的卸装中转港口。虽然在去年取得不错的增长,但这个离首都只有约100公里的距离的港口想要蓬勃发展,目前看来很难。


随着中国推出一带一路的战略,纳吉政府近年来都紧握投资机会,拉到了很多与巴生港类似的项目和资金。目前为止,至少有马六甲深水港、雪兰莪州凯利岛(Carey Island)的港口(也和印度合作)、关丹港改善工程,以及部分连接巴生港和关丹港的东海岸铁路计划。


但报道也指,对于政府的这些举措,马来西亚的经济学家和行业分析师一直都心存怀疑。在连巴生港都未达到最大运力的情况下,这些新的港口究竟能不能起到作用。分析师也担心,它们最终将成为白象工程


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船长向《马来邮报在线》透露:船运业已经告诉政府,这些工程是浪费的,资源应该集中投放给巴生港和丹绒柏乐巴斯港口……但显然政府更关注政治私利(political expediency